AI拓荒者曠視的坎坷

AI拓荒者曠視的坎坷

2004年,圖靈獎創立以來唯一一位亞裔獲獎者姚期智,辭去普林斯頓大學終身教職,毅然回國,到清華大學全職任教,并在2005年建立清華學堂計算機科學實驗班,人稱“姚班”。在清華也曾經流傳一句“半國英才聚清華,而清華一半英才在姚班”。

2011年,從姚班走出來的三位學生——印奇、唐文斌和楊沐一起創立了曠視科技。成為當時國內少有的專精于人工智能的企業,并在多年的發展之后,成為國內人工智能的領軍企業之一。

2016年,谷歌旗下的Deep Mind公司研發的深度學習機器人Alpha Go借助其“深度學習”原理,打敗了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讓世界看到了人工智能的強大能力。這不僅讓Alpha Go名聲大噪,也讓人工智能成為了萬眾看好的未來發展新趨勢。

2019年,同樣研發深度學習框架的獨角獸企業曠視科技,在八年的耕耘發展之后,將IPO提上日程,預備在港股上市,希望成為AI上市第一股。但并不成功的“第一股刷臉”,也預示了曠視科技的IPO之路充滿坎坷。

AI第一股的坎坷IPO

作為人工智能領域沖擊IPO的第一股,曠視科技的IPO進程總是引人注目。在2019年八月,曠視科技向港交所提交申請,擬在香港主板上市,融資規模預計為10億美元。

但在10月,美國商務部將包括曠視科技在內的28家中國機構和公司列入美國出口管制“實體名單”,這一舉動對曠視科技產生了一些不利影響,同樣也使得其上市進程被阻礙。港交所上市委員會要求曠視對此作出解釋并補充相關材料。

曠視科技IPO的出師不利,也讓一眾曠視的股東紛紛退出。聯想創投、創新工場等股東已經贖回優先股并退出了股東行列,李開復作為曠視科技董事會的一員也最終選擇離開。而這些老股東的退出同樣也引發了資本市場對曠視IPO的擔心。

同年11月,有消息表示曠視科技未通過港交所聆訊,但隨后曠視回應此消息為“報道不實”。然而在2020年2月,卻有報道稱曠視科技在港股的IPO申請已經失效。對此曠視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上市進程仍在正常推進中,正在更新材料。”

而疫情的影響,又一次在曠視的IPO進程中增加了“路障”。據報道稱,港交所在二月批準了曠視科技IPO的申請,但同時受到疫情影響,原本計劃在二月份招股的曠視暫定推遲上市計劃。

不難看出,曠視科技的IPO之路確實坎坷。

根據曠視科技等招股書中數據可知,曠視科技的收入增長迅速。2016—2018年,曠視科技收入分別為0.68億元、3.132億元和14.269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358.8%。2019年上半年,該公司的收入為9.49億元,同比增長了322.1%。

毛利方面,2016—2018年曠視科技的毛利分別為0.21億元、1.63億元和9.3億元,對應的毛利率則分別為31%、52.1%和65.2%,不難看出毛利方面也呈現了逐年向好的態勢。

但投資者最關心的問題卻是曠視的盈虧問題。從招股書中數據顯示,曠視科技2016—2018年虧損金額為3.428億元、7.588億元和33.516億元,而2019年只是上半年就已經虧損52.002億元。

AI拓荒者曠視的坎坷

曠視對如此巨額的虧損所做出的解釋是由于優先股公允值變動所造成的損失,在調整之后2018年的凈利潤為0.322億元,2019年的凈利潤為0.327億元,說明曠視科技已經實現了盈利,這得益于曠視對AI落地變現的不斷探索。

與阿里漸行漸遠的曠視

能在人工智能這個瘋狂燒錢的領域取得盈利,這吸引了投資者的目光,也讓市場認可了曠視的能力。

在過去的7年里,曠視一共獲得9輪融資,融資總額超過70億元人民幣。在去年5月的宣布的上一輪融資中,公司估值飆升至40多億美元。目前曠視科技合作的三家投行分別是花旗集團、高盛和摩根大通這些全球一流的投行。

當然最值得注意的還是曠視科技背后龐大的“明星股東團”,其中不乏阿里巴巴、鴻海精密、陽光保險等一流機構。

招股書顯示,三位創始人一共占股16.83%,螞蟻金服占股15.08%,淘寶中國占股14.33%,國新控股占股11.33%。不難看出,阿里系企業在曠視科技的總計持股比例接近三成,成為其最大股東。

AI拓荒者曠視的坎坷

而阿里與曠視的淵源并不只是資本關系。在2015年,馬云在德國漢諾威信息展示會開幕式上,通過刷臉支付技術成功購買了一枚1948年的漢諾威紀念郵票。而這種刷臉支付的技術就是由曠視科技提供的。

在馬云演示完刷臉支付技術之后,螞蟻金服又向曠視科技增加了約2200萬美元的投資。同年,曠視科技CEO印奇成為阿里巴巴湖畔大學的首批學員,馬云也成為了他的老師。

從曠視與阿里的曖昧關系中不難看出,曠視科技能在云端人臉識別解決方案中取得如此優勢的地位,其背后離不開阿里的助攻。2017年和2018年,曠視和阿里在個人物聯網解決方案的關聯交易分別是2064萬元和2616萬元,占據曠視當年相關業務營收的14.8%和15%。

移動支付在手機中的滲透率已經達到95%以上,但刷臉支付的滲透率依舊較低,這巨大的市場空間依舊等待著曠視科技的涉足。但意外的是,本應該前景大好的業務,卻出現了意外。

2019年被稱為刷臉支付元年,而在這時曠視科技和阿里的關聯交易卻有所下降,下降幅度高達56%。但阿里方面卻沒有停止推進刷臉業務,支付寶新推出刷臉支付設備“蜻蜓”并對其進行20億元的補貼。

看起來,曠視科技和一路扶持其發展的阿里也漸行漸遠,這不免讓曠視陷入了較為尷尬的局面。背后和阿里淵源頗深的曠視科技,騰訊自然有充分的理由不選擇其產品。這種阿里不親騰訊不愛的尷尬局面,讓這個燒錢速度頗快的科技公司不得不尋求新的發展方向。

但是這也為曠視提供了一次轉變的機會。

從曠視的角度出發,僅僅依靠提供人臉識別解決方案來盈利的單一模式并不理想。按照2018年收入計算,曠視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云端人臉識別身份驗證解決方案供應商,盡管占據著超過60%的市場份額,卻僅僅帶來了1.2億元的收入。

不難看出,單一模式的收入,很難滿足曠視發展的需求,但這也讓曠視開始向更深層面進行探索。

轉變之路:從Face++到Brain++

最初只是想將計算機視覺應用到游戲之中的曠視“三劍客”并沒有創業的打算,反倒把游戲做得風生水起,《烏鴉來了》推出當天下載量就超過十萬加,并且沖上蘋果手機游戲榜前五。

創立曠視后,印奇赴美留學,在留學期間發現谷歌、Facebook等巨頭都在下注人臉識別業務,隨即將公司業務定位在面向企業和公司的計算機視覺方面,上線Face++平臺并迎來了第一批客戶。

Face++取得了不錯的成果,曠視也成為這個行業最大的獨角企業,但曠視并不僅僅滿足于將人工智能的開發和應用停留在視覺這一淺層領域。而Brain++的推出,則是對人工智能更加深層次的挖掘。

這其中的發展邏輯很好理解。將人工智能的發展比作教育孩子,計算機視覺相當于讓孩子睜眼看世界并描繪世界,語音交互相當于教孩子怎么聽話和講話。但這些只是技能而非智能,只有學習能力不斷提高,才能不斷提高智能水平。

這也促使曠視從Face++到Brain++的發展。

Brain++是曠視推出的新一代AI生產力平臺,致力于深度學習開發,幫助企業和開發者提升AI生產效率、規范生產流程。曠視以Brain++作為統一的底層構架,為算法訓練及模型改進提供重要支持,開發了可以部署云端、移動端及邊緣端計算平臺的先進深度神經網絡。

Brain++的核心能力分為三種,分別是數據的處理、清洗和管理能力,算力的共享、調度和分布式能力以及算法的訓練、推理和部署能力。并通過逐步開源核心框架、開放算力和數據平臺形式,將AI生產力共享給企業、高校和研究機構中的廣大開發者、師生和學者。

簡而言之,三種核心能力主要涵蓋了數據、算力和算法,并分別對標Meg Date數據管理平臺、Meg Computer深度學習計算平臺以及天元Meg Engine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框架。而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天元深度學習框架了。

在2014年,曠視完成了全量深度學習算法工作向天元的切換。在此之后,曠視大量的業務算法和眾多國際比賽的冠軍算法都是在天元的基礎上完成的,天元也成為了曠視AI業務和技術能力最強有力的支撐。

這讓外界承認了曠視科技所研發的天元深度學習的確擁有強大的能力,也打消了外界對其的質疑。而在3月25日,曠視通過一場線上發布會宣布,決定免費開源其AI生產力平臺Brain++的核心深度學習框架天元。

對于這次的免費開源,曠視CEO印奇表示這與人工智能行業發展有直接關系。在他看來,人工智能公司的核心是具備平臺化的能力,即能夠批量、高效、比競爭對手更及時地供應優質算法,而曠視科技過去憑借其開源框架支撐了全部業務。

曠視試圖通過開源,借助用戶和企業的共同努力完善其生態和業務能力,也就是讓Brain++更加完善和智能。

而Brain++逐漸成型的過程,也是曠視逐漸轉變營收模式的過程。曠視也在轉變之中,找到了另外一種將人工智能落地變現的途徑——面向B端提供解決方案。

曠視落地和變現的壁壘

分析曠視科技的招股書不難發現,其中“解決方案”出現的頻率要高于“人工智能”。這也不難看出,相比于純粹的科技機構,曠視科技更注重如何將人工智能落地變現。

從曠視科技如今的主營業務也可以證明這一點。曠視現在依靠的主營業務分別為基于人工智能的個人物聯網、城市物聯網以及供應鏈物聯網,其中城市物聯網占比營收超過七成,個人物聯網占比兩成。

作為人工智能技術商業化的先行者,曠視的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使各種城市場景實現物聯網設備的智能部署及管理,通過視覺數據的高效與精確分析,加強公共安全與便利,優化交通管理并改善城市資源。

城市物聯網板塊占據了曠視科技營收的大頭,其業務主要包括為科技公司、銀行、智能手機公司、第三方系統集成商、政府機構、物業管理者、物流公司等提供服務,而其中政府機構依舊是曠視科技最主要的買單者。

曠視的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應用于中國的一百多個城市,帶動了整體營收的迅猛增長。根據招股書中數據可知,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曠視科技物聯網板塊的收入分別為1.68億元、10.57億元、6.95億元。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53.6%、74.1%和73.2%。

但是問題依舊存在。盡管背靠政府,曠視獲得了不錯的收入,單是2018年政府對曠視的補貼就有0.92億元。但是政府能拿出來的市場體量總是有限的,在政府市場需求短期疲軟的時候,曠視又該怎樣保持穩定的增長呢?

曠視科技與商湯科技、云從科技、依圖科技一起被稱為“AI四小龍”。雖然四小龍業務主打的賽道有所差異,但是同質化依舊相當嚴重。他們的主要業務都集中在安防、金融、零售、汽車、醫療等領域。

面對人工智能領域里眾多的參與者,曠視科技當前還沒有在相關垂直領域形成特別強的競爭優勢。而AI行業這塊蛋糕太過于豐盛,行業內的其他企業都虎視眈眈,曠視又該如何保證在競爭中總能切到更多蛋糕呢?

市場對于深度學習框架也有著廣泛的需求,眾多企業都表示正在使用開源的深度學習框架訓練算法模型。但市場中深度學習框架提供者還有谷歌、Facebook和百度等巨頭企業,這三家公司在中國的市場份額接近80%。

盡管擁有廣受好評的天元框架,但是在面對巨頭企業占據絕大多數市場的情況之下,曠視又該如何突出重圍?

而人工智能將以何種模式進行大規模的社會運營更是曠視不得不考慮的問題。盡管曠視科技在商業應用的范圍內的進展已經取得了成績,但是落地、客戶、研發等問題依舊是AI企業落地和變現的壁壘。

市場趨冷,但AI仍然是未來

同樣,資本市場對AI熱潮的逐漸冷靜,也是AI企業在考慮自身發展壁壘之余需要擔心的。

2019年,資本市場對被鼓吹起來的AI行業充滿了懷疑,投資熱浪也趨于冷靜。相比于2018年,2019年人工智能企業的融資金額由1484.53億元下降至967.27億元,下降幅度達到34.8%,融資數量也從737次下降至431次,下降幅度達到四成。

而在此之前,國內人工智能企業的融資數量已經維持了18年的上漲。

從Alpha Go掀起的AI熱潮開始,國內各式各樣的AI企業如雨后春筍一般成立。AI在投資市場中兜兜轉轉,經歷了從技術投資到應用投資的階段,創業者也將注意力從技術轉移到應用上,而將高處云端的人工智能落到實處,才是這兩年行業的主要方向。

AI拓荒者曠視的坎坷

從一種科技在資本市場的發展來看,人們往往會高估技術在短期內的發展,行業也會經歷從狂熱到逐漸回歸理性的過程,近年來逐漸興起的AI泡沫論就是最好的證明。

不得不承認的是,人工智能代表了未來科技發展的趨勢,將會成為一種基礎設施,但是AI熱潮之下,眾多行業中的投資者紛至沓來,難免會讓行業中萌生浮躁情緒,也會將AI鼓吹成一觸即破的泡沫。

有些企業難免會打著人工智能的噱頭,把好萊塢電影中的場景套用過來,將之稱為公司想要達到的未來和核心發展目標。他們依靠的純熟的講故事技巧而不是精湛的科技力量,對于他們而言,技術和人才并沒有理想和口才重要。

這種渾水摸魚的企業攪得整個AI市場成為渾水一片,也成為了資本市場對AI行業趨冷態勢的一方面原因。

另一個原因則是AI商業化的局限性,AI技術的復雜性以及不同行業AI的垂直化決定了垂直技術商業化的局限性。AI領域需要高額的研發費用和豐富的產業形態做基礎,這都使得AI技術難以很快滿足所有產業的精細化需求。

但是,人工智能依舊是未來發展的趨勢。人工智能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戰略性技術,具有溢出帶動性很強的“頭雁”效應。將人工智能融入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國家人工智能戰略落地,早已成為科學界和投資界的一種共識。

不可否認的是,AI行業的確被某些無良企業搞得烏煙瘴氣,而且如今人工智能發展所處的階段依舊在淺層。但是人工智能的確是未來,這毋庸辯駁,盡管這個未來何時到來還是個未知。

疫情影響了IPO,但拉近了未來

前文提到曠視的IPO因疫情影響而暫緩了腳步。但IPO的延緩,對曠視而言,并不一定都是壞事。曠視科技在疫情中的表現,讓市場見證了曠視在人工智能領域耕耘良久的不菲成績。

在今年2月4號,曠視僅用了十天時間,推出了其明驥智能體溫篩選聯動系統,將其運用到地鐵等人流密集地點的溫度監測領域。

曠視通過人像聚類和人體ReID技術,把紅外測溫卡口相機、人臉卡口相機和治安卡口相加集中采集到的體溫、人臉圖和人體圖數據融合聯動,實現了實時追蹤定位人員軌跡。解決了機場、車站等人員流動性較大地區追蹤難、管理難的問題。

而這種亮眼的成績和社會的認可,對曠視正在推進的IPO進程的有利影響可想而知。而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是IPO而已,還有整個行業的未來。

疫情的“黑天鵝”事件,使得“在線化”成為了剛需,這背后是對5G、AI等新基建巨大需求量的體現。疫情催生的無接觸經濟更是讓物聯網、智能終端、在線醫療、自動檢測等應用產業推上了風口浪尖。

疫情的爆發引發了AI行業的一次變革,似乎AI終于走出了推薦、搜索、廣告和互聯網“三板斧”,可以在更大的范圍內得到市場的認可。無人送貨、智能測溫、智能醫療檢測等技術的應用,更是彰顯了AI在社會生活中的重要性。

一次意外的疫情,讓社會各界進一步認識到了人工智能對提高生活質量和經濟運行的重要作用。曠視作為AI領域的先行者之一,本就是各國各地區的重要合作伙伴,而此次在抗疫中的優秀表現,則更進一步展現了其AI技術優勢和能力。

但疫情總歸是短期的意外事件,在短期的需求爆發之后,AI行業能否繼續保持現有的需求量仍然是個問題。

雖然前路未知,但是仍然需要向前邁進和探索。正如印奇在招股書中表示,“我們是人工智能領域的拓荒者,經常遇到前所未有的問題。我們尊重瘋狂的想法,也青睞那些讓不可能成為可能的人。”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gn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lwtjuo.live/136106.html (轉載請保留)

湖北30选5